蛮早以前的,整篇全废,只有这段还能看,和这次的开头照应一下子






徐凯回到金陵已经是三个月以后了,远远便看见一人长身玉立,站在金陵城门口。


“怎么?收获了什么有意思的东西?”王敏辉一看见徐凯就飞快掠到他身边,他五官和原先略微有所不同,但徐凯还是认出了是他。


“当然了,不然我费这么大功夫自己在外面受苦受累。”

“是嘛,快讲讲有什么趣事?”


“等回去了一起讲,我这次还顺道去拜访了一下赵越,他写了封信让我捎给虹旭,我觉得汉中那边也不简单。”


“倒胃口!谁想听这个啊,我是问你有没有什么奇闻八卦,天天都是这王那王什么计谋什么布局,我真是听得掉头发。”


徐凯看了眼王敏辉,伸手揽住了他的肩,搭上去又觉得有点够着难受,于是拍了拍他的背,“我懂你,但谁让你跟了董攀呢。”


“可不是,我当初怎么就眼瞎心盲地被忽悠来打下手?嗯?我快乐悠哉的做我的月下美人不好吗?”



“哈哈哈,”徐凯知道他只是烦闷开玩笑,并不是真的怨念,于是侃道,“我这次在西边听到有人说起你,都说传闻中的神偷月下美人,仙姿玉貌,翩跹裔裔,是天女下凡,你对你这个名声真的没什么感觉吗?”


“嘁,我英俊潇洒风流倜傥,如果是女人,那就是花容月貌的仙女。”


徐凯被他故意夸张的语气逗得大笑不止,“那我以后就喊你仙女好了。”


王敏辉跟着笑了两声,把手背在脑后,微微仰头说,“宁做俗世一贼,不做庙堂一狗。”




徐凯没听太清,疑惑的瞥了一眼他,对方默不作声,于是没再问。过了会又道,“你怎么在城内还易容?”


“这不是最近燕王派人过来了吗,说是什么观察史,但又不像是来找茬的,来了三个月了,屁都没放一个。


“最离谱的是,他们那伙人的老大和董攀郭虹旭是老相识,哎,我三言两语说不清,你回去了他们肯定会找你,一会儿问他们吧。”


“什么意思?知军还捏在手里吧?”


“当然呐,虽然我觉得就那么几支兵真的没啥用处。我的意思是,他们来了一点动静都没有,才很诡异,我还是得把我的脸藏好。”


徐凯点了点头,“谨慎为上。”








就说,月下美人的人设全立在这儿了。





燕王派来的人是赵超凡,

其他完全不记得当时咋想的了。


王敏辉在我这个系列里的人设就是,避世,厌世,轻度愤世嫉俗,官府的事儿都烦烦躁躁。其实想跟着董攀,但看不惯当官的,更见不得和他们走得近,所以说起相关的事情多少有点不愉快。

他就是,情愿当个贼,做个偷,也不愿意去抱些亲王的大腿。

之前总想写点,朝廷斗起来了江湖上都要站队,偏他们就不肯,王敏辉尤其不肯,他们势单力薄却一枝独秀,自然就遇害了。









© ONSFf|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