旭日董升,又是一些祸祸cp的垃圾

郭虹旭渣男预警,是真的渣男,

和郭虹旭本人无关






这是他们认识的第十个年头了。

董攀查看手机备忘的时候才意识到这件事。



郭虹旭前两天又分手了,对象是个小了他快十岁的女孩,在咖啡厅认识的,谈着好好的,突然就说没意思,再聊起来就已经分手了。


打电话过来的时候说,失恋了要求安慰,约着这两天,说抽空了会到他家里。


幸好董攀单身一个,不然像郭虹旭这种,一月一小吵,三月一失恋,旁的没哪个同龄好友受得了。



第十年了,马上一月一到,就是两个人一起过的第五个春节了,不知不觉,就这么久了。


董攀想,要不乘机向他表白好了。




很早以前郭虹旭在一个无聊的夜晚和董攀闲扯,董攀,我觉得我需要的不是女人,是男人。


董攀说,那你少祸害那些姑娘了,去找个男人。

我都找男人了,为什么不能找你?


董攀说,我和你不合适,你天天,三心二意,朝秦慕楚的,我哪抓得住你。


郭虹旭想想,也是,但你都没试过,你就知道不行了?


那万一我真跟你处,你又半路想跑了,我咋整,我跟你连朋友都没得做了。


郭虹旭笑了笑不说话。


过了一会儿董攀说,内啥,你想想,要是过了十年,我们俩还关系这么好,又都还没定,你再这么说,我可能会真的心动。

董攀说,我说的这些都是很当真的,郭虹旭。


郭虹旭说,行啊,要是十年之后,你还没定,就考虑考虑我。



十年说起来好长好长,但一眨眼不知怎么的就过去了。

董攀前年和处了三年的的男友分开后,就一直一个人,郭虹旭还是今天一个明天一个不重样的换,像是挥霍了十几年的青春还没用尽似的。




两个人经常相互说一些似是而非的情话,董攀倒不觉得有什么,爱情也好,友情也罢,不能长久的都不值钱,而对郭虹旭真诚的爱,是不能吝啬表达的。


不过对于郭虹旭来说,爱似乎是一件很轻松很简单的事。他可以一天之内爱上咖啡厅里坐在对面的羞涩女孩,也可以一个小时就爱上比赛赢过他的热辣女人。所以爱董攀,可能就像爱他无数的朋友,和亲密的同事那样,不虚假不做作,却不敢轻信。


你可以不相信爱,却无法质疑时间,如果相识三个月,郭虹旭说我爱你,董攀会笑一笑不置可否,过三年郭虹旭说我爱你,董攀会感激的回复,我也爱你啊,而过了十年,假如郭虹旭再这么说,董攀就会张开手紧紧抱住他,在他面颊上落下一个吻。




郭虹旭乐呵呵的来了,也不像是分手了的样子。

年轻点的时候还摆摆文艺范的样子,没事写写恋爱日记,董攀问最近咋样的时候,就一个文档发过去。


董攀讨厌看这些,像是青春伤痛文学一样矫情又酸臭的文字,总让他心里别扭许久。

谁想知道她的眼睛什么颜色,皮肤摸起来怎么样,嘴唇亲上去什么感觉,头发落在脸上什么味道。分手时候就写两个人多么难过,她的眼泪抹在他衣襟上,会怎么怎么样地缱绻缠绵,最后依依告别,又恶心又无聊。


然后气急败坏的想,郭虹旭大概是故意的,要不是想酸他是单身,要不就是自恋。


总归也不至于看出来自己其实喜欢他很久了,特意来显摆。





今天就确实很开心,没有以往那种分手后似真似假的哀愁,倒真像是摆脱了一段烂桃花开始新人生的喜悦。


董攀直言嘲讽他,咋了?把人甩了这么开心?


郭虹旭哼地冷笑一声,没有好吧,人家把我甩了。


和郭虹旭作做朋友的好处就是,无论你怎么样去冷嘲热讽,他都不会生气,气也不会让你察觉,除非是他半真半假的想讨你安慰。董攀有时候还是忍不住怼他,以前还会说完后懊恼,现在已经一副理所当然的样子了。


但他确实是个渣男,这点没错,冤枉不了他。



“你可算是遭报应了,以前就说,你欠的情债,早晚要还。”


“你又知道了,我怎么没还?”



董攀手上拿着他的大衣,正在往衣架上挂,一边扭头说,“那你说说,还谁了?是上半年健身房那个,还是酒吧里的,还是之前堵车碰到的那个?”


郭虹旭一脸茫然,“这你都记得?堵车那个怎么又翻出来了,我都跟你说了我和她没什么。”


“好了好了,不说了,来吃饭吧,我下午准备的。”


“怎么就不说了,我要证明我的清白。”


“大哥,你清白早没了。”董攀笑道。



何止这几个,董攀都能按时间线列出几十个,但郭虹旭又不是什么都和自己说,有些还是从别人口里听说的。


说来很好笑,第一次知道郭虹旭谈恋爱是他们都分手之后,从朋友嘴里听到的,据说是“所有人都知道的”。

董攀装模作样的去问他,对方还有些别别扭扭的说,哎人家追我那么久,你知道的,早就分了。


知道个屁,董攀气得直骂人,他知道有个小歌手一直追郭虹旭,知道人家姑娘都把花送到了剧院,也知道所有人都知道有这么个人在追他,但郭虹旭当时讲的是,

“没有啦,我已经拒绝她了,我和她只是朋友,她答应我不会再送东西了。”


这不公平,如果说两人是真的好朋友,凭什么他不能知道大家都知道的事情,凭什么连作为朋友都把他董攀排除在外。


郭虹旭说,“当时你没在这边嘛,其实我们就是试试,不太合适就分了,我要是认真谈肯定会跟你讲啊。”


董攀语塞,也是,人家谈恋爱干嘛要跟自己讲,又不像以前那样朝夕相处,天各一方的各自生活招你惹你了。

最好有本事结婚也等离婚了才让我知道。董攀恶劣的想。



一开始还挺正常,正常的找对象,正常的处,正常的分手,最长的谈了一年半。

但不知道哪一年开始,就不对劲了,半夜喝得烂醉,在朋友圈发一些和女性的亲密照片,每周都不重样,问就说在谈恋爱,却又经常在宾馆过夜。


苦口婆心的劝他他就一直哭,哭到董攀觉得愧疚,回去后好了没几天又故态复萌。


郭虹旭不说,董攀也想不出来症结,偶尔也会思考,难道天底下的男人都这么烂?

不,也不至于把自己骂进去。



但过去的郭虹旭很好,很好很好,好到即使这样,董攀还是觉得没办法不喜欢他。




郭虹旭听他这样说笑了笑不再说话,安安静静的杵着筷子等饭。

董攀只能找话说,最近咋样?是为啥被甩了?


郭虹旭有点赌气的说,就那样呗,不温不热的,有活干饿不死,咋了你想我大火了上网上看看人家咋骂我?然后私生活上热门?


什么呀,董攀说,别这样说。

心里却想,也还算是有自知之明。


“那姑娘挺逗,一开始我就跟她说我不会认真的,真跟我谈保不齐吃亏,结果她跟我说,谁吃亏还不好说呢。”


“你睡她了?”


“想睡,犹豫了,太小了。”


董攀刚松口气,又听他说,“不过她主动的我就没拒绝。”


每次这个时候就会很想绝交,董攀有时候特别怕在社会新闻上看见郭虹旭,有几次看见某女举报郭某等字样都会一个激灵。



郭虹旭抬眼笑了笑,笑容说不出是得意还是狡黠,也不知道究竟是在得意什么。


郭虹旭说,你肯定在想我早晚会遭报应。


董攀说,我没有。


你有,我知道,我承认我王八蛋。


不说这个,我有首新歌,一会儿给你听听。


我知道你一直很想跟我聊这个,但我不想说。


所以我没让你说,就别说了。


你知道那女孩提出分手的理由是什么吗?她说她觉得我有喜欢的人了。



“什么?”董攀愣了一下,“我怎么不知道?”


“我也不知道,她是这么多年第一个这样说的人。”



董攀顿了顿,想不出来什么叫有喜欢的人,郭虹旭一直有喜欢的人,你不用怀疑他喜欢每个女孩的真心,但也不能期待他喜欢的深浅,放小说传奇里叫风流,放生活里叫下流。


“是吗?我倒是,没听你说过。”


“其实我自己也说不清,但我想试试。”



试试?什么试试?又和谁试试?董攀脑内警铃大作,今天又说不出来了?你但凡单身能超过半年我也不至于找不到一次表白的机会……

算了,也不是,主要还是怂。


他只能说,“哦。”



“董攀,你看着我。”


董攀望向他,直觉好像对方要说什么了不起的大事,难道郭虹旭开始喜欢男的了?他终于遭报应不行了,所以准备开始向同性群体下手了?是要跟自己取经,还是要自己帮忙介绍对象,那介绍1还是0?有没有玩的开点的,不能让他再糟糟好男人了……


……



郭虹旭说,董攀,你记不记得你之前说,我们要是过了十年还能推心置腹的,你就考虑考虑我。


董攀怔了一下,也可能是很久,等他反应过来的时候自己已经抱住了郭虹旭。


郭虹旭在耳边说,那我就当你是答应了?


董攀失语,一时间不知道该怎么说话。


郭虹旭看他憋得快喘不上气似的,就去给他倒水,董攀接过杯子的时候一把拉住郭虹旭的手。





“我这是替天行道收了你这个祸害妇女的男妖精。”












评论(14)
热度(21)
  1. 共2人收藏了此文字
只展示最近三个月数据
© ONSFf|Powered by LOFTER